母亲的春节
一等奖 编辑:韩雨彬 浙江交工金筑企业

大年初一的清晨,当整个城市还沉浸在除夕夜的欢愉气氛之中时,母亲便已披衣起身,准备出门上班。临走之时,母亲很开心,因为这一天也是她的农历生日。母亲曾算过,今年的春节是她退休前倒数第二个春节。多少年过去了,这条通往医院的必经之路旁早已盖起了高楼大厦。自行车穿过街道,清雨新风,云浪翻伏,耳畔似乎还留有喜庆的焰火余韵。当时的母亲怎么也不会想到,2020年的春节来得这么早,却会结束得那么迟。

武汉封城、浙江启动一级响应……关于疫情的各类资讯占据了朋友圈,行人的脸庞与口罩似乎还有些格格不入,往年冷清的药品店门前排起了长龙。母亲是一名护士,我自然不免担心医院的环境安全。母亲所在的科室背靠传染病房,左临医院门诊。每天需要接诊大量病人。晚饭时候,我问母亲:“最近医院是不是变忙了?”母亲心中了然,却反问我:“大家什么时候不忙?”

“打仗”,母亲常用这个词来形容日常忙碌的工作状态。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母亲一直在“打仗”。为了更好地应对疫情,医院进行了专门部署,母亲所在的科室和病房被设置为临时值班室,母亲则到发热门诊值班。为了防止病毒传染,值班人员必须穿上防护服。按照部署,值班门诊以6小时为一班,全天分为四班。虽然每次上班只需6个小时,然而由于防护服穿脱不便,母亲与同事常常要在这6个小时内不吃不喝、不上厕所,并全力完成接诊工作。如果是夜里的6小时,则更加辛苦。一天夜里,母亲接到了值班室的电话,一位身穿防护服的护士在值班过程中晕倒过去,工作强度可见一斑。

为了不把医院中的潜在危险带回家,母亲推掉了一切聚会聚餐,上下班也改成了步行。孟春江南的寒风不饶人,母亲的鬓角又熬出了几缕白发。我担心母亲的身体,母亲却说做事善始善终,不必杞人忧天;我问母亲,成为老百姓心中的“英雄”的感觉如何,母亲却说她只是有幸与英雄同伍;我问母亲每天如何坚持下来,母亲淡淡地告诉我:“习惯罢了”。

人生底事,来往如梭。在医院的日子里,母亲见过太平间门前泣不成声的泪人,见过酗酒撒疯、逞凶伤人的恶徒,见过深夜拌嘴吵架的夫妇,也见过凌晨靠在墙角、疲惫失神的老翁。救死扶伤在旁人看来是医生护士的天职,有时候却是众多白衣天使心中最力不能及的事。一句“死生无常”,于一些人可能还只是遥不可及的感慨,于母亲和众多同事却已经是痛彻心扉的事实。母亲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是前一秒还在与病人谈笑,后一秒病人突发休克,从此她明白撒手人寰原来不过顷刻。也许很少有职业能像医生和护士那样,在某一刻对自己的工作深感力不从心。母亲常说,只有当人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,才会明白世上最好的祝福从来不是什么“恭喜发财”,而是“虚惊一场”。

滴答,滴答。窗外的小雨敲打着枝叶,小城还在阴冷的雨幕中没有醒来。母亲的卧室里已传来披衣起身的声响。我睡眼惺忪,现在是凌晨2点半,这是母亲动身去上夜班。我听见母亲的脚步声,推门、掩门、下楼、跨过水滩。

寂静的春天里,脚步声逐渐远去,脑海中母亲的背影渐渐隐没在绵绵夜雨中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